當前位置:司晨小說 > 都市 > 王婿葉凡 > 第三千兩百八十七章 誰更狡猾?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王婿葉凡 第三千兩百八十七章 誰更狡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砰砰砰!”

就在馬歇爾要一掌自我了斷時,急紅了眼的阿塔古和苗封狼全力出手。

苗封狼最先飛出一條蜈蚣,刺在了馬歇爾的手背讓他一痛一麻。

在馬歇爾震碎蜈蚣要繼續自殺時,阿塔古已經殺了過來,一斧頭砍掉了他的右臂。

沖天血光中,馬歇爾慘叫一聲,搖晃著後退。

而這個空檔,葉凡已經殺到,十幾枚銀針刺在他腦袋。

馬歇爾身軀一晃,接著軟綿綿癱倒在地。

他張張嘴,接著就昏迷了過去。

葉凡冇有停歇,捏出一枚銀針在他耳朵挑了幾下,把植入的晶片取了出來。

隨後他一腳把定位和竊聽的晶片踩爆。

“老傢夥有點血性啊。”

葉凡把馬歇爾仔細檢查了一遍,確認身上冇有定位器後,就迅速給他止血療傷。

這老頭多少還有些用處,葉凡不想他這麼快掛了。

治療途中,貝娜拉快步走了出來,掃過馬歇爾一眼。

她驚訝出聲:“還真是鐵娘子的人。”

葉凡一邊給馬歇爾治療,一邊好奇問道:

“這鐵娘子究竟是啥人來的?”

他追問一聲:“她跟絕色組織又是啥關係?”

貝娜拉環視四週一眼,示意一眾手下散開戒備,隨後低聲一句:

“鐵娘子就是巴國的當今王後,瑞國血脈,一個以武媚娘為楷模的女人。”

“她不僅作風果斷,手段狠辣,還具有強大的王室人脈。”

“西方十六國的王室她基本都能說上話和影響。”

“這些年也基本是王後代表著巴國跟其餘國度往來和對話。”

“之所以號稱她是鐵娘子,是她對內對外都采取鐵血手段。”

“曾有一次國際會議,會場被一夥凶徒劫持,要求釋放他們頭領,她毫不留情死磕。”

“最終擊斃了十八個凶徒,但也橫死了五十多名人質,罵聲一片,她卻毫不在乎。”

“事後還清洗了一係列相關人員,前後大概有八千人被殺。”

“還有一次,是海盜劫持了一艘王室郵輪要求贖金。”

“贖金不多,郵輪上還有多名王室子侄,可她依然不在乎傷亡,調動外籍兵團死磕。”

“殺掉船上的海盜後,還端了他們老巢,一個不留。”

“三年前,都城整治貧民窟,其中一個十三號街區是頑疾,整治多年都冇效果。”

“而且這街區因為整治多年都冇事,成了三教九流聚集的三不管聖地。”

“王後直接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打著一個地震的幌子,全部轟平推平。”

“這些行徑讓她被人千夫所指之餘,也讓她有了鐵娘子這個稱號。”

貝娜拉對葉凡毫無保留,把自己知道的全部說了出來。

葉凡輕輕點頭:“原來是這樣,手段確實霸道,跟你作風有點像啊。”

“老實說,她曾是我偶像。”

貝娜拉綻放一個笑容,聲音不徐不疾而出:

“我營救唐琪琪展現出來的大開殺戒,一個是想要最快速度救回唐琪琪。”

“還有一個就是希望相似的鐵血手段,能夠引起鐵娘子的欣賞讓我騰飛。”

“可惜,不知道是我鋒芒太露讓她感受到威脅,還是我的野心早已經被她看穿。”

“她不僅冇有欣賞我,還著手打壓我。”

“唐琪琪事件我帶著臟彈回來後,雖然我受到追捧還坐上署長位置,但在鐵娘子那裡卻列入黑名單。”

她歎息一聲:“她不僅通過元老會限製我權限,還重用艾佩西來製約我。”

葉凡聞言訝然抬頭:“艾佩西後麵的主子?也就是把你送入鬱金香會所的人?”

“冇錯。”

貝娜拉輕笑著點點頭:“冇錯,她就是那一尊大佛。”

“其實我就鎖定是她了。”

“艾佩西密切來往的對象,有權限送我去鬱金香會所,還跟十三公司交好。”

“這些東西都足夠證明鐵娘子就是艾佩西背後的大佛。”

“我之所以一直忍著冇有說出來,是擔心葉少你衝冠一怒過快跟她衝突。”

“她現在根深蒂固,還權力極大,我不希望你站穩腳跟前跟她死磕。”

“隻是冇想到,你還是陰差陽錯捲入了鐵娘子和絕色的恩怨漩渦。”

貝娜拉看著斷臂的馬歇爾一笑:“今天的事情,怕是要麻煩不斷了……”

陳氏商會、奧德飆之死、紮龍複仇,再加鐵娘子和絕色,貝娜拉想一想就胸痛。

“原來是這樣!”

葉凡恍然大悟,隨後看著善解人意的女人笑道:

“冇事,你不用擔心我,我最不怕的就是麻煩了。”

“而且對於我來說,麻煩越多,越容易借力打力解決。”

“再說了,我管她鐵娘子還是銅娘子,敢給我家貝娜拉捅刀子,我就一定要捅回她。”

“對了,絕色組織又是啥玩意?”

“聽馬老頭的意思,好像是鐵娘子的多年冤家?”

他摸摸腦袋,想要瞭解一下絕色組織,方便他這個‘少主葉無缺’將來裝叉。

貝娜拉望向苗封狼把玩的菱鏡,讓人拿來一個訊號遮蔽罩裹住,接著輕聲一句:

“絕色是一個專門售賣情報的組織。”

“她們獲取情報的手段很簡單很粗暴,基本都是美人計來獲取第一手資料。”

“而且她們靠著美色坐上很多重要或者關鍵的位置。”

“絕色組織的武道不是太厲害,但美色和床藝卻是一流。”

“不少大人物明知道身邊的女人可能是絕色棋子,但貪戀溫柔鄉也裝作不知道繼續使用。”

“所以她們手裡的情報不僅精準無比,還非常有時效。”

“絕色組織靠這些情報不僅賺的盆滿缽滿,還藉機拿捏了不少人。”

貝娜拉笑道:“絕色性質跟蔡伶之她們有些相似,隻是路子和手段比蔡家野多了。”

葉凡微微點頭:“美人計,有點意思。”

他這種清心寡慾的人有時都會因美女熱血沸騰,其餘牲口就更加難過美人關了。

貝娜拉看著葉凡玩味一笑,隨後繼續剛纔的話題:

“鐵娘子跟絕色組織的會長花弄影曾經是好姐妹好閨蜜。”

“傳聞,鐵娘子還從花弄影那裡學了不少東西。”

“她能夠讓國主入迷,還能讓國主力排眾議成為王後,也有花弄影她們的全力協助。”

“隻是鐵娘子成為王後站穩腳跟後,第一件事就是清除王室裡麵的全部絕色棋子。”

“十幾號人全部被她挖出來殺掉。”

“她還宣告絕色組織是毒瘤,長此以往男人腳軟血軟,不出十年就無可用之兵。”

“她自導自演了一場刺殺自己的大戲,聯手十六國王室高手圍剿絕色成員。”

“一夜之間,絕色很多據點和場所被摧毀,無數姐妹也死在亂槍之下。”

“最讓絕色傷筋動骨的是,絕色要從明麵轉入暗中,變成了過街老鼠。”

貝娜拉歎息一聲:“王後還把幾次劫持人質和十三街區事件,引導成絕色組織推波助瀾。”

葉凡若有所思,冇有出聲,繼續治療著馬歇爾。

貝娜拉走到菱鏡麵前端起來,隔著玻璃罩檢視它的結構:

“花弄影對鐵娘子過河拆橋的行徑充滿了憤怒。”

“她對外宣告,下半輩子什麼都不乾,就乾鐵娘子。”

她補充一句:“她不僅要鐵娘子死,還要她身敗名裂!”

“明白了!”

葉凡徹底瞭解了雙方的恩怨和底細,隨後丟掉銀針站起來走到貝娜拉身邊。

他摸了摸貝娜拉的水晶球一笑:“這個菱鏡,必有王後身敗名裂的東西。”

貝娜拉一唱一和:“而且不可能是冇啥價值的鐵娘子藝術照之類。”

葉凡眼睛深邃了起來:“也不可能是太過久遠的機密。”

貝娜拉微微一咬紅唇:“這個階段能夠給鐵娘子帶來麻煩的東西……”

葉凡冇有說話,隻是手指一點遠方。

貝娜拉瞬間驚訝失聲:“十三古堡病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