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司晨小說 > 都市 > 王妃日日鬨著要和離 > 第一章 原來這是王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王妃日日鬨著要和離 第一章 原來這是王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知道我是誰嗎?知道我哥是誰嗎?就敢當街攔我的轎子!”

轎身微動,隻見得一華服少年手持摺扇一把掀開轎簾,烏黑的眼,秀麗的眉,一下將整條街的注意全部吸引過去,在這盛京城何時出現過如此俊美少年?

纔剛落轎,少年便開始大呼小叫起來,“是誰?到底是誰?膽敢攔本王的轎子?”

“是我!”

來人一身紫袍高高開到尾,中衣顯露在外,白色束帶隨意一扯高高挑起一個馬尾,隻顯出數不清的風流桀驁。

乍看之下正是一副灑脫少俠的模樣。

但來人的眉頭卻微微蹙起,狹長的眉眼竟顯現出一抹矜貴之色,自帶一種天皇貴胄的氣質,眸中寒星四射,眼角勾起一絲嘲諷的弧度,“敢問閣下是誰?閣下的哥哥又是誰?”

“吾乃當朝攝政王,吾的哥哥乃當今陛下!”

少年抬眼,輕輕彎了彎嘴唇,臉上儘顯得意之色。

“哦?我倒是不知原來攝政王竟長如此模樣!”

來人譏諷的望向少年,臉上的表情倒是說不出的精彩。

“有何憑據?”

“有玉佩為證!”

少年將手上的玉佩掏出,隻見那玉佩白玉無瑕,即使是在日光下依舊能閃現出熠熠亮光。

見得眾人驚羨,少年誌得意滿的要將玉佩收起。

“慢!”

正在此刻,隻聽得來人搶先一步上前按住少年即將收起的玉佩。

“敢問攝政王,這玉佩上的字該如何念?”

念?

少年大腦一下發懵,這玉佩上還有字?

隻見得玉佩上龍飛鳳舞的畫著某個圖像,不論少年如何打量都始終無法看出這圖像究竟是什麼東西!

瞧見少年發懵,來人輕笑一聲,“連自己的封號都不認識竟也敢假稱作是攝政王?上頭明明寫的是個元字!”

將少年手上的玉佩奪回,一把將少年推開,來人安安穩穩的坐進這轎中。

身板挺直,一臉貴氣。

少年不甘不願,隻抬眼質問來人,“你又如何得知上頭是個元字?”

“因為,本王纔是真正的攝政王!而你,正是偷盜本王東西的小賊!”

來人麵容冷若冰霜。

這一路上他已不知被麵前少年戲弄過幾回。

他本誠心相交,豈料麵前的少年不僅偷拿了他的玉佩和銀兩,竟連他的貼身衣物也悉數盜去,害的他不得已隻能穿著少年留下的紫袍才得如期返回京城。

哪知纔剛進城,他就見著少年打著他的名義在此招搖過市。

為此,他不得不站出來親自揭穿少年的假麵具。

隻是他未曾想到這少年竟著實不要臉,眼見著他這個正主都站在這兒了,竟還想著矇混過關!甚至還詢問起他又如何知曉這玉佩上的字。

笑話!

屬於他的東西他難道還不知道嗎?

少年不自覺摸了摸鼻子,也頓時覺得自己的行為的確拙劣了些,但她的目的正是為了整眼前的這位攝政王。

雖著一身男裝,但她實際上卻是女子之身。

少年的兄長本是本朝大將軍,她原隨兄長在邊關久居,豈料那一日兄長驟然收到京城傳來的兩道聖旨。

一道是急詔兄長回京,另一道是要將她許配給當朝攝政王!

開什麼玩笑?這攝政王出了名的腹黑似毒蛇!民間傳言他的心肝脾肺全為鋼鐵所鑄,讓她嫁給他?那豈不是活著進去死了出來,陛下怎能如此草率的將自己嫁給這等人物?

兄長終日憂思,在邊關拖延了一日又一日。

眼見著陛下的詔令十二道,道道急詔兄長回京!少年便心道絕不能再拖累兄長,隻留信給兄長,佯稱自己已回京城待嫁,讓兄長不必掛懷,安心回京。

可少年又怎能服氣!

隻說莫名其妙被許配人也就罷了,還偏偏是許配給這位麵冷心狠的攝政王,她隻認定陛下是在有意整他們兄妹!此次先行回京一則是為了不給兄長添麻煩,二則是她聽說這攝政王向來喜歡雲遊四海,如今剛巧到了離京城不遠的糊塗縣之中。

若是她使些手段搞黃這門親事,自己不就不用再嫁給攝政王了?

於是少年才細細研究對方喜好設計引得攝政王真心結交。

對方三顧茅廬,可她又存戲弄之心,使得他以為她乃一可造之纔不過是性情冷傲不喜與人結交,於是更不捨放下同她結交之心,幾次前來相交,終究引得她放下生硬麪孔,引以為伴。

正當時,她趁勢迷暈了這攝政王,將他包裡的物什悉數偷走,隻將他一人留糊塗縣城郊在那孤零零的破廟之中,之後便啟程來到了京城。

怎知這攝政王腳程實在夠快!還冇等她做出什麼動作,這攝政王便已經追趕上她,甚至還一下戳穿了她。

她正覺憤懣,隻欲黯然離去,卻聽這轎中的攝政王輕輕喚上一聲,“雲惜芷。”

驟然聽到自己的名字,她心中砰砰亂跳,隻當作冇聽到過這個名字一般。她低垂著眉眼,順勢就準備溜走。

“雲小姐彆急著走!你可是未婚妻,難道不隨本王一同回王府嗎?”

雲惜芷微微一愣,攝政王竟認出她來,難不成他早就知道自己是雲惜芷?

她回頭望向男子,隻見得男子對著她微微一笑,“果真是雲小姐!”

見得男子戲謔的模樣,雲惜芷方知自己竟是被男子騙了!他先前分明就不知道她乃是雲惜芷,實在是自己太蠢,反倒中了男子的圈套!

“雲小姐不喜歡在下?”

男子微微蹙眉,像有解不開的濃霧彙聚在眉峰,一雙多情的眼睛直直瞧向雲惜芷,同方纔那副冷漠模樣實在是判若兩人。

隻這一張矜貴的模樣竟惹得街上無數經過的貴女競折腰。

雲惜芷卻挪動步子,一心隻想著離開。

“聽聞雲大將軍不日就要回京,到時我必得同皇兄和雲大將軍掰扯掰扯今日發生之事……”

才聽得男子落下的這幾句話,雲惜芷立刻轉頭望向男子,“不知攝政王有何吩咐?”

眼見著麵前的少年一下迴轉了身子,男子輕輕一笑,“雲姑娘倒是知情識趣的很,不愧是陛下親自為本王挑選的王妃人選!”

此言一出,周圍一下傳出陣陣響聲,“原來這竟是當朝王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