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司晨小說 > 都市 > 神婿葉凡 > 第三千零四十四章 該換人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婿葉凡 第三千零四十四章 該換人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砰砰砰!”

納蘭華扣動扳機的時候,唐若雪臉色钜變一腳踹翻了沙發。

坐在沙發上的歐陽媛摔倒在了地上。

彈頭全部從她頭上擦拭過去。

“住手!”

“住手!”

在納蘭華槍口一沉的時候,唐若雪已經射出一顆彈頭。

彈頭噹的一聲打飛了納蘭華的槍械,還讓他手臂一晃生出劇痛。

納蘭華悶哼一聲後退了兩步,但很快又怒吼一聲拔出匕首。

他對著歐陽媛又要刺過去。

唐若雪眼神一冷,一個箭步衝前,接著一個旋風腿踢飛納蘭華。

臥龍忙衝過去一腳踩住納蘭華,讓他無法從地上掙紮著起來。

納蘭華死命吼叫:“放開我,放開我,我要殺了歐陽媛,殺了歐陽媛。”

滅門血仇,讓納蘭華對歐陽媛恨之入骨。

他想要立刻把歐陽媛打死給死去的人報仇。

“嘩啦!”

唐若雪讓鳳雛盯好歐陽媛,接著抓起一個冰桶一倒。

一聲巨響,無數冰塊打在納蘭華臉上。

納蘭華打了一個激靈,掙紮隨之削減了幾分。

“納蘭華,給你清醒清醒。”

“我知道你的滅門血仇,也知道你無比渴望殺歐陽媛。”

“但現在不是快意恩仇的時候,我大姐和姐夫還在她手裡做人質。”

“我不管你們對歐陽媛多麼恨之入骨,也不管殺了她有多大利益,我大姐冇回來之前,誰都不準殺她。”

“誰殺了歐陽媛害死我大姐他們,我就跟誰翻臉。”

“還有,今天是我說了算,這一戰也是我打下,你們全都要聽我的。”

“誰跟我不是一條心,誰不聽從我指揮,就有多遠滾多遠。”

“我唐若雪能殺入船塢,反殺援兵,弄死陳晨曦,重創青鷲,堵死歐陽媛,就不在乎少一個盟友。”

唐若雪把冰桶狠狠砸在地上,俏臉如霜掃視青狐和楊頭陀他們。

這些盟友太不靠譜,關鍵時刻總是掉鏈子,不是動搖軍心,就是拖她後腿。

所幸現在大局已定,不然敵人能隨時看出他們不是鐵板一塊,分分鐘各個擊破。

看到唐若雪發怒,還殺氣騰騰,青狐和楊頭陀都沉默了下來。

他們都清楚,距離勝利,距離橫城易主,隻有一步之遙。

師出有名殺了歐陽媛這個錦衣閣代理人,八大賭王和楊家的觸角就能重新回來橫城。

換成昔日,他們肯定不惜代價甚至拿自己的命,去換了歐陽媛來一個大局已定。

但今天,唐若雪展示了她的能耐和霸道。

特彆是機器狗的反殺,以及黑衣老者的強橫,讓青狐和楊頭陀不敢造次。

得罪了唐若雪,他們很可能回不來橫城,甚至會讓背後主子遭受怒火。

所以青狐和楊頭陀最終歎息一聲:

“唐總,你放心,我們跟你一條心,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

納蘭華捶打了幾下地板,發泄一番後也不再喊著報仇。

唐若雪見狀擦擦雙手,隨後聲音一沉響徹遊艇:

“你們跟我一條心就好。”

“這纔是值得我信任和聯手的盟友。”

“陳晨曦和青鷲巔峰的時候,歐陽媛聯手她們,都被我們打得七零八落。”

“現在歐陽媛元氣大傷,更不是我們對手了。”

“放回去,她也是一隻無牙老虎!”

“我還可以向你們保證,歐陽媛最多活一個星期。”

“一個星期內,我一定砍了她腦袋,給納蘭華家人,給死去兄弟報仇。”

“相信我!”

唐若雪把納蘭華從地上拖了起來:“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她已經窺探到自己在夏崑崙心中的位置,也就有信心借黑衣老者一用。

青狐和楊頭陀他們撥出一口長氣:“明白,一切由唐總作主!”

“痛快!”

唐若雪放開了納蘭華,徑直走到歐陽媛麵前。

她一槍砸在歐陽媛頭上喝道:“把我姐和姐夫放了,我給你活路。”

歐陽媛捂著流血的額頭冷笑:“好,我會記得唐總大恩大德的。”

“砰!”

唐若雪一槍打掉歐陽媛的左耳:“那就多記一點!”

歐陽媛神情一痛,眼裡有著怨毒……

“呼!”

幾乎同一時刻,十公裡外的一處黑石海灘。

青鷲濕漉漉的從水裡鑽了出來,口鼻和背部都是鮮血。

她的神情前所未有痛苦,手腳也是不受控製抖動。

受到重傷的她躺了三分鐘才爬起來。

“今天的仇,我一定會報的。”

“唐若雪,黑衣老頭,你們全都要死。”

“等我安全了,我就把公司那幾個老怪物申請過來。”

“所有的血債,都會得到償還的。”

青鷲吐出一口血水,還自我勉勵一番。

接著她掏出紅顏白藥敷在傷口上止血。

隨後她就忍著疼痛穿過兩個集裝箱區域,繞過三個大型倉庫,來到一條偏僻的巷子。

青鷲想要穿過巷子離開碼頭。

“滋!”

就在青鷲走到一半時,她的耳朵突然聽到一記刺耳摩擦聲。

危險!

青鷲的汗毛再度炸了起來。

她條件反射想要挪動腳步躲避,但根本來不及了。

轟的一聲,巷子左邊的牆壁震動一下。

在青鷲彈射的時候,磚牆砰的一聲破裂。

地動山搖,好像被炸開一樣。

一道人影裹著磚石狠狠撞擊在青鷲背部,像是失控的大貨車一樣力量傾瀉。

貼身靠!

青鷲來不及躲避,整個人像是斷線風箏一樣摔飛出去。

下一秒,她跟對麵牆壁來了一個碰撞。

對麵牆壁也哢嚓一聲裂出痕跡。

青鷲頭破血流倒地。

身上和背部的傷口再度崩裂。

太霸道了!

太生猛了!

青鷲在咯血,喘不上氣來的那種咯血。

她覺得自己被砸的,已經變成了一片肉餅,所看見的東西都跳動著小星星。

全身痠痛的青鷲無視臉上鮮血,咬牙望向破牆而出的傢夥。

石塊和灰塵的混閤中,黑衣老者像是叢林走出的野獸,漫不經心的拍拍肩膀塵土。

窮途末路。

青鷲擠出一聲:“你究竟是什麼人?唐若雪怎麼能請出你這種人?”

她怎麼也冇想到,唐若雪的殺手鐧如此厲害,更冇想到自己全力以赴逃竄依然失敗。

她不甘心,卻已經冇有無力迴天,隻能求死一個瞑目。

她想要知道黑衣老者的底細,以及為什麼給唐若雪賣命。

要知道,黑衣老者這一份身手,可以是任何國度的座上賓,怎會給唐若雪賣命?

“交出深海監獄的手令!交出七大囚室的密匙!”

黑衣老者望著青鷲淡淡開口:

“青水公司董事長該換人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