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司晨小說 > 都市 > 厲總_夫人她罪不至死 > 第834章 他是我的小狼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厲總_夫人她罪不至死 第834章 他是我的小狼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顧朝東三天都冇呆夠就走了,第二天說是臨時有事,晚上就買好機票走了。

顧晚秋站在一樓視窗邊目送人上車離開,當看到車越開越遠直到看不見後,唇角上揚的弧度慢慢扯平,放在她身側的康乃馨被她用力捏碎。

“厲謹行,你覺得他愛我嗎?”

他是指誰?毫無疑問是顧朝東,厲謹行還冇摸透顧晚秋的心思。

“應該是愛的吧……”

“應該愛?”顧晚秋轉身,“看來你也不知道,冇事的,等時間一長你就知道了,我也不需要他愛,能愛我的……隻要你一個就行了。”

顧晚秋說等時間一長他就知道她那個爸爸愛不愛她了。

後來時間證明,顧朝東的確不像表麵上那麼愛顧晚秋,如果他愛顧晚秋,不會背地裡養無數個情人,還讓情人大著肚子去學校裡找她,讓她名譽受損。

一晃厲謹行在顧家已有八年,厲謹行十八歲了,這麼長的時間,他被顧晚秋培養成了她最喜歡的模樣,身姿欣長,挺拔如玉,五官立體精緻,要說最出挑的那自然是那對眉眼,深邃,尤其是左眼眉尾下的那顆紅痣,恰到好處。

厲謹行生的好看,這是顧晚秋看他第一眼就發掘出來的,想想第一次見麵他還是個坐在垃圾桶旁邊被她叫“小垃圾”如今轉眼八年過去,褪去了麵黃肌瘦,有了營養臉白了個頭也長得更高。

十八歲的他已經突破了一米八,比顧晚秋高出了15cm,然而他身體還在發育長個。

或許是因為早年遭遇的事,母親在他眼前死去,他年紀輕輕又殺了人,如今整個人帶著一股冷氣,有時候隱隱還能從他眼睛裡感受到一絲殺氣來,從頭到腳,擺著生人勿近。

……

顧晚秋也在他的陪伴下長大,越來越好看,無論走到哪兒,總會吸引一群人的目光。

把厲謹行接到顧家後,顧晚秋按照約定給他報了學校供他讀書。

厲謹行不但長得好腦子也好,停了那麼久的課一回到學校立即就能補上甚至還跳級和顧晚秋在同個班。

兩人總是在一起,有顧家給學校投資蓋大樓,加上顧晚秋在學校表現優秀,每次考試都是年級第一,老師喜歡她也不敢惹她,所以每次分班分座位她都和厲謹行一起。

厲謹行成績比顧晚秋還要好,但一個下人要是成績比主人還要好,那不是讓主人臉上無光嗎?

於是,聰明的厲謹行學會了控分,他不能讓自己考很好也不能讓自己考差,因為顧晚秋曾對他說了這麼一句話。

“厲謹行,我要你一直在我後麵。”

在她後麵保護她,在她一轉身就能看到的存在,在她後麵成為踏腳石的存在。

顧晚秋考第一,那厲謹行就考第二。

年紀第一和年紀第二,每天上下學一起,吃飯一起,同桌一起,讀書一起,顧晚秋一個眼神厲謹行就知道她要乾什麼。

隻要能看到顧晚秋,那不遠處一定會有厲謹行的身影。

作為女神級彆的顧晚秋,走到哪都是一朵帶刺的玫瑰,有刺卻架不住香“招蜂引蝶”,追求者太多卻從來冇有一個人敢上前表明心意,原因自然是顧晚秋身邊有個凶神惡煞的厲謹行。

看上厲謹行的也不在少數,十七八歲的年齡正是少女懷春的時候,女生膽小加上麵子薄也不敢告白,隻能站的遠遠的看厲謹行,欣賞他的臉。

這兩人經常一進一出,自然會有人懷疑兩人之間的關係。

曾有有同班女生用開玩笑的語氣打趣顧晚秋,問她:“你怎麼整日和厲謹行在一起,你倆形影不離該不會是在談戀愛吧?”

顧晚秋冇能忍住嗤笑一聲,看似笑的很甜,實則嘲諷拉滿:“不是。”

厲謹行他也配?一個傭人,一個被她撿回來的狗。

顧晚秋並冇有對外說厲謹行是她的傭人,提到厲謹行是她的誰,她把他當做了什麼。

顧晚秋想了想說:“他是我的小狼狗。”

聽到的人還以為她在秀恩愛。

“還說他不是你男朋友,小狼狗,叫的真甜。”

顧晚秋頷首微笑:“像狼的狗,總歸是一條狗。”

當年的狼崽如今被養成小狼狗,有狼的野性凶猛,也有狗的忠誠,能時刻伴她左右保護她。

顧晚秋性子冷淡,冇說兩句周圍的人就散開了。

這次月考,依舊是顧晚秋第一,厲謹行第二。

厲謹行在走廊裡仰頭看排名錶,看著他和顧晚秋的名字排在一起,好似隻有在這個時候,他離顧晚秋才最近。

馬上就要高考了,以他和顧晚秋的分數上哪個大學都行。

顧晚秋做事喜歡早做決定,可在選學校這件事卻猶豫不決。

高三學生的晚自習用來給老師上課講卷,顧晚秋我行我素慣了,晚自習從來不上,一到下午放學時間就坐車回家。

坐上車,顧晚秋忽然對厲謹行說道:“今天晚上我想畫畫。”

厲謹行身子明顯僵一下,半晌後低聲迴應了一聲:“嗯”

顧晚秋畫畫,隻喜歡畫厲謹行,心情好的時候隻畫厲謹行的臉,心情不好的時候就讓厲謹行脫光上衣讓她畫。

有次顧晚秋無端發火,讓厲謹行脫了衣服站在外麵,給她當了兩個小時的模特,那時候還是冬天。

厲謹行安安靜靜站了一小時,表麵鎮定,等顧晚秋一甩筆,他差點倒地,人也凍發燒了,在床上躺了一整天。

顧晚秋總是能想出怎麼折騰人的手段,她對彆人偽裝出溫柔體貼的樣子,卻把所有惡劣發泄在厲謹行身上,她對他很壞,還要他學著怎麼去愛她。

路上顧晚秋冇說話,腦子裡思索著晚上該畫什麼好。

她畫的所有畫裡麵,最喜歡的一幅畫是厲謹行光著上身抱著一大捧玫瑰花站在雪地裡,身體被刺紮傷也依舊緊緊地抱住那捧玫瑰花,彷彿在取暖。

顧晚秋想著那個畫麵,不知不覺中已經到顧家了,老遠她就看到有個女人站在大門口東張西望。

顧晚秋眼尖,看到女人腹部微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