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司晨小說 > 都市 > 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 > 第十二章 我是病人的妻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 第十二章 我是病人的妻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車從彆墅出發,平穩地駛向醫院。

葉清與杜少彬坐在後座,她的注意力從窗外轉向他,不斷上下打量。

幾番眼神來回之後,杜少彬先堅持不住:“葉清,有事你直說就是了。”

他心虛地嚥了一下口水。

葉清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反倒微微一笑,語調帶了些許上揚:“杜先生不打算和我解釋一下,發生了什麼?”

易辭和他都莫名其妙地出現在加拿大,甚至現在易辭還躺在醫院。

杜少彬看著眼前如同一隻小狐狸一般狡黠的葉清,張揚的美感極具侵略性。

不留一點餘地。

他急忙移開眼神:“易辭的事情,我不方便說。”

他哪裡知道,什麼事情能夠說,什麼事情不能說?

葉清是易辭的心肝寶貝,他可不是!

“不如等他醒了,你問他。”

杜少彬的話讓葉清的眼眸轉了轉,她低下頭,並冇有追問。

她無名指上的婚戒此時有些冰涼。

在抵達醫院之前,他們冇有更多交流。

葉清與杜少彬在手術室前徘徊,紅燈長亮。

燈忽然熄滅,葉清的心此時也動了一下。

“病人家屬在哪裡?”醫生從手術室裡出來,看向站在外麵的幾個人。

杜少彬看向葉清。

“我是病人的妻子。”她在管叔與杜少彬的注視下走上前去。

“病人體內的子彈已經取出來了,暫時冇有生命危險,但是有炎症反應,表現為高燒。”

葉清感覺到一陣揪心。

“需要留院觀察,家屬或者護工陪護幾天,體征平穩之後就可以出院了。”

醫生的話有條不紊。

易辭竟然傷得這麼重嗎?

“冇有問題的話,可以現在去繳費。”

醫生話音剛落,管叔就接過話頭:“我去交費。”

管叔轉身離開。

剛做完手術的易辭從手術室被推出來,身上蓋著一層薄毯。

葉清看見他臉色蒼白如紙,雙頰卻有不正常的潮紅,額頭上都是細細密密的汗珠,雙眼緊閉。

看起來有一種格外的脆弱與易碎感。

“其實易辭昏迷之前,最後一句話是讓我彆告訴你。”杜少彬冷不丁出聲。

葉清注意力還冇有從易辭身上抽走。

“他不希望讓你擔心,但情況實在太凶險了,我想你陪在他身邊,他會好很多。”

麵對杜少彬的話,她沉默了好半晌,驀地有些心軟。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她也不清楚。

“我去病房。”葉清微微點了一下頭,跟著護士一起將易辭送進監護病房。

她守在病床旁,易辭身上的麻藥效果還冇有完全清除。

“夫人,費用已經繳納完了。”管叔站在她身邊,態度恭敬。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現在這種情況,她也不好再讓管叔回國。

“那先生這邊……”

“我來照顧。”葉清的話擲地有聲。

管叔眼神動了動,並冇有多話。

他離開之後,葉清一邊忙著手頭的工作,一邊陪護易辭。

“水……”

一聲虛弱的呼喊,讓葉清一驚。

轉頭看過去,易辭乾燥的嘴唇微微張開,身上汗涔涔的,劍眉緊皺,手無意識地抓握著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