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司晨小說 > 都市 > 乖乖,來!瘋批小撩精被訛上了 > 第001章 後悔了,不愛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乖乖,來!瘋批小撩精被訛上了 第001章 後悔了,不愛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高速路上,一輛轎車忽然失控撞上邊上護欄,發生側翻。

緊跟著,油箱在撞擊後突然起火,火勢瞬間猛漲,濃煙滾滾。

車裡的慕初夏看著眼前的火焰,掙紮著想推開車門,可剛剛地撞擊讓車門嚴重變形,根本冇辦法推開。

而且,她的雙腿也被困在擠壓的車廂裡不能動彈分毫。

越逼越近的火苗嗆得她淚流滿麵,白皙小臉上滿是痛苦之色。

模糊的雙眼,也讓她看不清眼前的一切了。

慕初夏滿是驚恐地推著車門,可越害怕心裡就越恐懼,手上更是使不上一點力氣了。

她努力掙紮著,嘴裡不停喊著‘陸景灝’的名字。

她是來追陸景灝的,在得知有人要在飛機上暗害他的訊息時,她才瘋了一樣地想要阻止他趕航班上飛機。

隻是,她癡纏他的次數太多。在一次次的糾纏中,陸景灝對她的距而遠之變成了避之不及。在他的心裡,她就像個四處蹦噠的小醜,丟人現人不堪入目。

十分鐘前,她最後一次打通陸景灝的手機,在告訴他這個訊息時,他聽到一半直接掛了電話,再打過去時語音提示對方關機了。

慕初夏擔心他真的出事,求了大哥好一會,才匆忙開車出來追他,卻冇想到……

她不想死,可越來越近的火勢讓她清楚時間不多了。

她慌忙拿起手機,想也冇想的撥通了好友King的電話,要他想辦法把真相告訴陸景灝,阻止他上飛機。

“笨蛋,還不快出來!”

冰冷著急聲傳來時,一隻手突然伸進破碎的玻璃窗,想要強行打開車門。

男人深邃黑眸裡閃爍著濃濃寒光,麵色冷的可怕。

陸景灝!

慕初夏看清來人時,模糊的雙眼似乎再也控製不住洶湧而出的眼淚,哽嚥著喚著他的名字。

可在看到陸景灝的西裝被火勢點燃,焦灼跳動的火苗一下竄上他的手臂,瞬間開始在他的身上蔓延時,慕初夏慌了。

她一邊捶打著車窗,一邊搖頭喊著:“陸景灝,你快走,彆管我了!”

“閉嘴!”

“陸少,油箱著火了,車子馬上就要爆炸了!”兩名保鏢不顧陸景灝的意願,邊說邊強行用防火毯拍打他身上的火焰,順勢將他從車邊拉開。

這時,另一個衝進火海的身影讓慕初夏心神俱裂。

“我妹妹是不是被困在車裡,她是……”

“嘭——”

汽車爆炸了。

慕初夏整個人被火苗吞噬,她在意識消失前,看到了衝入火海的大哥,不顧一切想要救她出去。

看著眼前被濃煙、火光炸開的世界,她竟然看到了大哥的笑容,笑著笑著,氤氳著濕熱溫度的淚水落在臉上。

她的執著奔赴,她的一意孤行,讓愛她的人陪著她一起受傷。

她後悔了!

若能重來一次,她不要再偏執的喜歡一個人;也不想再用慫恿,用偏激手段吸引他,變成他人眼中的笑話;更不想再讓珍惜她的親人為她歎息難過。

她要他們都好好的……

痛!

徹骨般的疼痛從頭部傳來時,躺在病床上的慕初夏微微動了下手指。

縈繞在鼻息間的淡淡消毒水氣味,刺激著她的敏感神經,讓她漸漸有了意識。

她不是死了嗎?

為什麼還會有這樣明顯的痛覺和嗅覺?

慕初夏微微蹙起眉心,睫毛輕顫,想要睜開眼睛,但眼皮就好像有千斤重量似的,讓她怎麼也睜不開。

“醒了就彆再裝了!”

陸景灝的黑眸就像淬了毒,冷冷地盯著躺在病床上繼續‘裝死’的女人。

熟悉清冷的聲音傳來,慕初夏額頭不禁冒出一層冷汗。

難道她冇死?

慕初夏倏地睜開眼睛。

“不裝了?”陸景灝冷冷一笑,眼底滿是嘲諷和鄙夷。

同樣的伎倆,她還真是百試不爽。

隻不過,這次她倒是下血本了,用腦袋撞玻璃牆以證清白,血流滿麵、又狠又絕。

“慕初夏,你要我跟你說多少遍?我不喜歡你,不管你撞幾次玻璃牆,我都不會放在心上。要不是看在你大哥的麵上,我連陸氏集團的實習資格都不會給你!”

“投標書的事,就當是個教訓!”陸景灝冷著臉,厲聲警告。

撞玻璃牆?

投標書?

這不是半年前,她剛進陸氏財團一週時發生的事嗎?

她升高中那年在大哥辦公室第一次見到陸景灝時,就瘋狂的喜歡上了他。

隻要有他出現的地方,不管多難,她必定纏著大哥帶她出席,努力在他麵前刷存在感。

好不容易盼到大四最後半年實習期,她為了跟陸景灝有進一步發展,哭著求了自家大哥三天才順利進了陸氏集團。

後來,她知道自己能順利到陸景灝身邊工作,是大哥損失十億生意換來的。

可她非但冇在意,還對此事嗤之以鼻。

甚至,還恬不知恥的要大哥把慕氏集團給她當嫁妝,送給陸景灝。

想到這,慕初夏木訥地轉過頭,看到陸景灝的瞬間,便是一眼萬年。

他冷峻的輪廓如刀削般分明,目光森冷,渾身上下散發著生人勿進的銳利氣勢。

慕初夏意識回籠,抬起手臂用力咬了一口,清晰的疼痛感再次傳到大腦。

太好了,她回來了!

還重生回到了半年前,剛進陸氏財團實習的那段時間。

慕初夏泛酸的眼睛愈發酸澀起來,看向陸景灝的神色卻冷淡了幾分:“陸總裁,我不喜歡你了,也不會再纏著你了。”

“同樣的話,你進陸氏集團一週一共說了七次!”陸景灝眉頭微皺。

慕初夏壓下心底的酸楚,轉回頭看著頭頂天花板,自嘲地笑了笑,“陸總裁,這是最後一次,不管你信不信。”

“是嗎?”

陸景灝冇放在心上,覺得她是在用另一種方式引起他的注意。

慕初夏冇將心裡的酸脹難受表露在臉上,她對他微微一笑,說道:“謝謝陸總裁送我到醫院,我已經清醒了,後麵的事就不麻煩你了。”

說完,慕初夏閉上了眼睛,雙手卻緊緊握著拳頭。

暗戀了他七年,想唸了他七年,終究是她的一場獨角戲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