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司晨小說 > 都市 > 博弈 > 第1159章 誰個旁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博弈 第1159章 誰個旁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陶啟德:“或許是因為拜樹神做乾爹的影響吧,體製內有人拜乾爹,有禁不止,公開對抗委員會下發檔案不許拜乾爹的決定,不僅拜乾爹,還大搞團團夥夥,順我則昌逆我則亡,乾群敢怒而不敢言。

旅遊運營存在虛假宣傳,組織一貫堅持實事求是、科學發展觀,樹神碎片銷售、拜樹神互動已經喪失實事求事、科學發展觀思想,給組織原則背道而馳。

有人動用廉政建設賬戶一億元與鬆林搞旅遊合作,讓我吃驚的是,永加冇抓到幾個貪腐分子,廉政建設賬戶居然拿出一億元,這不符合邏輯。

據我所知,前段時間紀委喊三個組織員領導乾部喝茶,案由是修建垮塌房屋,並冇有涉及貪腐資金。

直覺告訴我,能從廉政建設賬戶拿出一億元,永加必然藏匿大案要案,這麼大事件紀委冇見著有動靜,政治敏銳性去哪兒了。

永加旅遊攤子鋪得夠大的了,建設資金還冇有落實匆忙上前進渠旅遊項目,總指揮部恢覆成原來樣子,這是典型的生產力倒掉幾十年。

永加旅遊能不能成功還是未知數,居然搞起旅遊輸出這一套把戲,有人是要把整個濱江搞亂嗎”

“你考察調研就得到這麼些結論”明文章看著陶啟德問。

“這還不夠嗎我都替明書記擔心怎麼收拾殘局。”陶啟德麵現杞人憂天表情。

明文章清楚自己是什麼人,除了堅定不移站在林凡、呂軍一邊還有什麼立場所言,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

事涉安危,即便陶啟德給自己一個立場也要反對。

陶啟德明明是他同一戰壕戰友,他和陶啟德的槍口應該一致對準林凡、呂軍,然而,他明白一個最簡單直接的道理,當他的槍口對準林凡、呂軍時,最直接的結果是林凡、呂軍、陶啟德三人的槍口對準他的頭顱,他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明文章看向陶啟德:“講吧,紀委下一步怎麼行動。”

陶啟德頭腦打個轉轉,隨即說:“紀委要在明書記的堅強領導下,對違紀的組織和個人依據條例查處。”

“我要糾正一下,紀委不是在我的堅強領導下工作,是在委員會的堅強領導下工作。”明文章十認真表情看著陶啟德,你應該明白這就是我的立場。

陶啟德心罵,給臉不要臉,他也懂得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冇人擋得住的道理。

他來到永加,不能因為明文章不支援他就不開展工作,不開展工作哪來政績,冇有政績又怎麼能取得組織信任,他也是豁出去了。

“明書記,下一步工作紀委決定立案調查廉政建設賬戶上的一億元來至誰。”

明文章看向陶啟德:“我是書記,當發現委員會委員的言行越位,有責任給越位委員指出。

既然陶書記講了下一步工作,我不得不提醒下,從陶書記一個月的表現看,有急功近利傾向,作為紀委書記有這種苗頭必須警醒。

紀委工作事關組織員領導乾部前途命運,必須嚴格把握政策,以事實為依據條例為準繩,稍有不慎就會辦成冤案。

辦案更是要嚴格程式,不可以不走程式辦案。

不管是大案小案,必須符合條件才立案;不管大案小案,必須走程式辦案。

否則,委員會不準立案、辦案。”

你要束縛我的手腳,陶啟德如何看不出來明文章的動機。

你不讓查說明有鬼,周聯瑟分析冇有錯,你是從鬆林過來做縣長,不久房德貴來到永加,在永加註冊房地產開發公司。

房德貴用極低價格購買進規劃區地皮、成功拍得多處國家資產、中標許多處大院建設工程、還中標大院采購,短短幾年時間,成為永加房地產龍頭老大,奪得永加首富桂冠。

房德貴看上去給明文章冇有任何關係,但是,房德貴的每一次行動背後無不閃現明文章的影子。

美**隊打資訊戰,依靠資訊碾壓對手,無往而不勝。

房德何嘗又不是打資訊仗,他若是拿到明文章機密資訊、即便僅比所有人早幾個小時知道內情,也已占儘先機無往而不利。

明文章:“劃到鬆林財政專戶的大院一億資金,來源紀委廉政建設帳戶,你要查紀委賬廉政建設專戶的錢來至誰,可以按照有關規定向委員會報告,經委員會研究決定同意才能啟動程式,你按照規定寫出報告交到委員會吧!”

明文章麵現送客意思。

到此為止,陶啟德確認定明文章給他不是一路人,他站起身:“明書記,我會儘快把報告送到委員會。”

看著陶啟德走出門,明文章渾身虛汗直冒,背心感覺拔涼拔涼的,魂魄動盪不已,陶啟德盯著一億元,好似地獄鬼卒盯著他的命。

儘管呂軍給他交待對付的辦法,想到自己是拿著命給陶永德不玩,還是穩不住心神。

之所以他不放心還有更重要原因,他給林凡、呂軍不是一根繩上的螞蚱,林凡、呂軍不尿他,冇有人救得了他,他除了拉房德貴下水,冇法拉任何人墊背。

明文章想了想,摳呂軍手機:“呂委員忙啊,打擾了,我是明文章。”

明文章聲音怎麼有些像對上級領導同誌說話呢!呂軍都想笑:“有事嗎明書記。”

“陶啟德剛纔找我,看他樣子已經亮出獠牙,對我講要徹查一億元是誰劃到廉政建設賬戶上。”明文章心罵,都是你惹出的事,你不把一億劃去鬆林搞什麼旅遊合作,就冇有我什麼事,你這麼一折騰,老子成了驚弓之鳥,整天過的是提心吊膽的日子。

“他要查,憑什麼查走不通程式怎麼查,我姐分管廉政建設這塊,他要查輕易過得去我姐的關。”

“他拿你姐冇有辦法我相信,但是,他要從旁人入手,拿到第一手證據,程式怕是要不走自通了。”

“你說旁人,誰個旁人”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